顾峥有些诧异的就回头望了望那个正奋力的嚼着

发布时间:2018-09-11 16:19:59   编辑:天空彩票-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天空彩票与你同行浏览人次:113

 大家看着自家祭司那张凝重的脸,不由的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你说狰大人是不是在谢神?”
 
    “应该是吧,我们能够顺利的抵达到这里,都是狰兽的庇佑啊。”
 
    但是听到了这话的顾峥,眉毛却是不由自主的挑了一下。
 
    啥狰兽庇佑啊,明明就是你们的祭司狰大人给力好吧。
 
    算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滋味也不错,咱们就做这个背后的英雄吧。
 
    转头就将狰兽的事情给抛在了脑后的顾峥,在忙活完了陶窑的挖掘之后,就开始着手制陶了。
 
    因为是在尝试的阶段,科技树上陶器的制作流程写的也够详细,顾峥并没犹豫,就从最简单的陶盘开始尝试。
 
    他采用的手法是最简单的泥条盘筑法。
 
    顾名思义,就是先将泥坯搓捏成泥条,由底部螺旋向上盘绕,直至口沿,用手和木拍里外抹平,便制成了各种器型。
 
    而盘子自然是其中最简单的,平铺成圆盘形状,在抹平的时候略略抚出一定的弧度,再在盘子的底部绕上一圈短粗的泥条,这个平盘的雏形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的工序,才是制陶工艺的最关键的步骤。
 
    煅烧。
 
    顾铮在打铁时期对于火焰温度的掌控,在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就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若要让陶器成型,800-1000度的焰温是必不可少的。
 
    当顾峥将这几个包含着粗狂之美的盘子放置于环形台子的当中,将带着洞洞的土包外壳朝着上边一扣之后,他就开始了封窖的最后工序。
 
    用打土砖的黄泥巴将窖口围着圈的细细抹平,防止热空气从边角之中流逝,在做完了的步骤之后,顾峥就将头转向了土坡下烧火口的方位。
 
    “点火,柴火不能停!大火!”
 
    顾峥吼的很及时,火苗窜起啦的速度也很快。
 
    明红色的火舌顺着火道一下子就延伸到了土窑之中让周围的温度也跟着缓缓升高。
 
    “大火烧透之后,将火焰封住,用黄泥封住点火口,密封闷热。”
 
    “看着个温度,怕是明天就知道分晓了。”
 
    站在陶窑背后的顾峥一边指挥着族人,一边看着自己辛劳了一天的成果,那劲头别提多高昂了。
 
    可这种热火朝天的劲头并没有持续多久,它就在半晚时分,随着有狰氏派出的四个方位侦查的族人们的回归,以及他们带回来的坏消息时……被熄灭了。
 
    从东方的海域和西方的山脉回归的探子,带回来的消息还是利好的居多。
 
    因为山脉腹地本,就是有狰氏族人们最熟悉的环境,当中的出产如何,猎物是否凶猛,不过是略做探查就能有一个大概的计较。
 
    只看那狰家七兄弟拖回来的一板车的肉食,顾峥也知道,今后族人们的肉类摄取,怕是就要依赖西侧山脉了。
 
    而本就对海洋有所畏惧和陌生的族人,只是在东海的沿岸简单的搜罗了一下可以食用的物种,顺便观测了一下海边的天气之后,就无功无过的回归了。
 
    带回来坏消息的,自然是打北边逃来的族人。
 
    若不是当初派他们出去的时候,顾峥特意嘱咐了要将马匹也一并牵出去的话,怕是北边的那一队人马,就没有一个能够生还的。
 
    原因无他,遭遇了北蛮人了。
 
    在茫茫的大草原之中,若是讲物产,自然是单一且匮乏的,但是若讲那善奔的兽群,却是着实不少的。
 
    负责北查的族人,不过刚刚深入草原,就发现了一小群性格温和的食草的族群,他们想到了祭司狰搜寻物种的吩咐,就开始尝试着跟踪以及捕捉这些小兽,试图将其带回族中给祭司大人
 
瞧瞧,能否进行驯化了。
 
    ……
 
    ps:起点搞了一个战队活动,大家加我的天使之城呗,现在排名66位还凑合,不知道明天啥样了,要是加的人多,我下周天天三更,行不?
 
 922 验收成果
 
    谁成想,他们这一队人马沿着这一小群兽类的足迹抵达到了一片开阔的河滩边儿上的时候,就碰到了看着他们的眼神都发绿的北蛮部族。
 
    也不知道这些北蛮人是信奉的何种邪教的氏族,他们竟是以头骨做项链,人皮做面具,五色的颜料全画在脸上,打扮的好不吓人。
 
    至于这些北蛮人手中所执的石矛,石锤?不过是一个照面,就朝着偶遇的有狰氏族人的脸上招呼了过来。
 
    就算是言语不通,有狰氏的族人们也能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这是想要将他们宰杀在当场了。
 
    对方人多势众,己方自然是拔腿就跑,而这一追一逃,就是整整三日。
 
    就算这些族人们是骑着马逃窜,那也是经历了九生一死的磨难,才得以回归的。
 
    因为这些北蛮族群,竟也是人手一骑。
 
    甭管他们底下坐着的动物是啥模样吧,但是总归有一条是一样的,那就是善奔。
 
    好家伙啊,刚才熟悉了马性没多久的有狰氏的族人们,就被追的跟条丧家小狗一般的,别提多狼狈了。
 
    若不是这些北蛮人在追到了草原的边境地带时,仿佛在顾忌着什么一般的勒住了坐骑不再围堵了,怕是整队的人马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草原上了。
 
    听到了族人带回来的消息,狰雄才明白了这片广袤的领土为何没有氏族敢在这里驻扎。
 
    而当他眉头紧锁的时候,一旁的顾峥反倒是十分淡定的询问起了这些族人们更加详细的细节了。
 
    “他们坐下的坐骑都是何等的模样的?”
 
    “有带着巨大角的鹿,就像是有熊氏的族长的坐骑,还有带着肉山一般的后背,脚趾是分叉的带着恶臭体味的坐骑。”
 
    “嗯,应该是鹿獐还有驼。”顾峥点了点头问道:“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细节吗?比如说你有没有看到他们氏族的图腾?旗帜?”
 
    被顾峥这么一提醒,那些族人才恍然的想起了许多他们不曾注意到的至关的细节,说道这里的时候,还带上了几分莫名的激动:“有的,有的!”
 
    “祭司大人,您真是神灵的代言啊,这都能提前预知了。”
 
    “我们还真是看到了北蛮人所信奉的兽灵的模样了。”
 
    “只不过他们跟我们不一样,不是画在兽皮上的,他们是纹刻在自己的身体上的。”
 
    “手臂,胸口,有些人甚至是刻画在脸上。”
 
    “而那些野兽的模样也不尽相同,但是我们发现,其中一队最强悍的部族,他们崇拜的兽灵的模样,竟然和蛊雕大人有些相同。”
 
    “和谁?”顾峥有些诧异的就回头望了望那个正奋力的嚼着狰大投喂的野兽尸体的蛊雕看其在狰家兄弟面前撒娇卖萌就多讨到一块肉吃的蠢样下意识的又问了一句:“就它?你没
 
看错吗?”
 
    看到蛊雕大人如此不给力的表现,对面脸上还挂着彩的族人则是苦笑了一声,斩钉截铁的回到:“大人,是它没错的。”
 
    哦,这就有意思了。
 
    那这里边可以操作的空间就大了许多了。
 
    这个极其的消息,一下子就冲散了北蛮人近在咫尺的这个消息所带来的阴霾,反倒是有一个灵光一闪的念头,在脑海中被顾峥给抓住了。
 
    他在思索了一阵之后,就将狰雄给拉到了一旁,商量了一阵之后,就将族人安顿的工作,给了几个细节。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除了正常采集与狩猎的族人还依照原计划去处搜寻食物之外,的族人无论老幼,都投入到了砖坯的塑造工程之中了。
 
    一时间,打砖场上干得是热火朝天。
 
    而石料采集队那边,开始将一方又一方巨大的石料朝着有狰氏刚刚画出来的族人聚集地方向运输了过去。
 
    是的,他们的新建工作的重心稍微改了一下侧重。
 
    原本只是临时性搭建的篱笆墙外,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垒起了一道石头墙。
 
    每一个巨石的中间都抹上了一层参杂了稻草和粘性极高的一种米汁子搅拌而成的黄泥巴,待到将两块巨石叠摞好了之后,还要在外围整体的糊上一层这种混合的泥浆,进行塑性。
 
    据他们的祭司大人说,这是雨天的双保险,而这种他们看着就十分巍峨壮观的建筑,祭司大人还说了,这叫做城墙。
 
    专门来抵御外族的侵略所用的的军事建筑。
 
    到时候若是北蛮人南下,就算是族中的少壮因故外出,只要他们这些老幼能将城墙封堵住了,对方也拿他们的族人没奈何的。
 
    对于祭司大人所说的话,族人们都十分的信服。
 
    因为此时狰巧的手中,就拿着一副完工后的基础图纸,如同入了魔一般的在一旁嘟嘟囔囔的不停的写写画画着。